/view.aspx?id=1176 三七价涨:行业巨头扎堆文山蹲点 - 北京赛车pk拾玩法,北京赛车pk拾开奖直播,北京赛车pk拾平台网址

三七价涨:行业巨头扎堆文山蹲点

时间:2017/12/13 11:08:00 作者:云南德科特 点击:
3月底的文山,空气中仍弥漫着一股焦土味。
  谁也未曾预料,在这块盛产三七的热土上,6000余户三七种植户在焦灼的阳光中守望着雨水的光临。
  而就是这股焦土味,当前正吸引着来自全国各地的部分制药界巨头,他们为何扎堆此地,聚焦此处,用比平时高数倍的价格采集原料和囤地建基地?本报记者用各种方式采访了这个行业。
 
谁在推高价格?
  三七原料2009年8.月份是40至60元一公斤,在此之前的2008年是20至35元。而现在是350元一公斤,价格对比,比2008年整整翻了10倍,比2009年翻了6倍。
  价格暴涨的背后,此前曾风闻是广东康美药业出资上亿元提前收购炒作引起,但最近也有旱情造成三七减产所致的说法。
  已在此行混了26年,身为文山高田三七种植产业基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田公司)掌门的陈高田怎么也想不通:天咋旱成这样?
  其在电话中透露,价格翻倍增长确实是减产造成,但也与去年康美药业等制药巨头巨资抢购原料不无关系。
  陈高田对记者的提问坦言相告:自己的基地农户有2500户,面积超过2500亩,但因持续的旱情,使基地农户今年减产达30%,公司损失15%。
  由于制药巨头扎堆收购,成本价涨幅比原来上升了25%左右,因与农户签订的合同是随行就市,导致目前公司遇到生产原料供给不足号和价格推高的双重压力。
  文山特产局李先生接通电话后告诉记者,就目前三七生产信息表明,整个产量出现普遍下滑,减产已成为事实,这是全国以三七为主制药界巨头扎堆抢购,多方面助推价格成倍增长的主要原因。
  行业上是市场定位,主管部门难以调控,现在的主要精力全部投入到抗旱上,一方面保住三七种植户减少损失,另一方面积极引导当地三七产业大公司出资进行水利设施建设。
  云南白药文山七花药业公司总经理周朝训表示,云南白药在云南签订了集三七原料供应、产品研发生产销售等一体化发展的战略协议,并吸纳了文山州原七花公司和制药厂的全部股权,用3至5年时间将云南白药文山公司做成当地的龙头企业之一。
  谈及三七涨价对公司是否有所影响,他认为这是特殊情况下的行业变化,影响程度与高田公司差不多,其实不止是几家有基地农户的龙头公司受影响,其他相关产业企业影响更大,如广东康美,广西玉林。
 
药企老总蹲点 短兵接战开演
  着急的不止是三七种植户。下游众多以三七为原料的药企,也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包括云南白药、片仔癀、丽珠集团、白云山、梧州制药等公司在内的众多药企高管这段时间都相继扎堆文山寻找资源”。云南特安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唐修文在昆明接受记者专访时如是表示。
  文山三七研究院一位资深人士说,全州三七减产已成定局,如果干旱持续,三七的供应缺口将继续扩大。据其介绍,2009年,文山全州的三七产量为5000吨左右,而目前的需求量为8000余吨。
  这样一来,随着医保目录扩大,众多上榜的药品都要采用三七为原料生产,可以预见的是,三七未来的需求量将大增,大背景是文山吸纳制药行业巨头进境增兵扎寨的诱因。
  正因为看中这一点,李嘉诚旗下企业广州白云山和记黄埔中药有限公司(下称白云山)近日在昆与文山三七研究院和云南鸿翔药业正式签订了合作协议,种植规模一万亩,总投资5亿元。
  权威资料显示,国内以三七为主要成分的中成药包括:云南白药、漳州片仔癀、复方丹参滴丸、丹参片、血塞通胶囊、血塞通片等。“国内有多个厂家都生产后3种中成药”,云南三七特产研究院院长、博士崔秀明介绍。
  3000吨,如此大的缺口,让众多药企坐立不安。“众多药企都在紧密监测三七的市场情况”,昆明中药材市场一些三七终端供应商说,这些公司以前多采取从经销商进货的模式,但现在,他们都希望将订单直接下到种植基地。
  三七减产与涨价最终将传递给下游制造企业,但这种影响将有一个滞后期,就目前情况,不仅“三七农”的出地价在涨,终端市场也在涨,这会不会造成今后制药行业涨价,如今不甚明朗。崔秀明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这几天的电话特别多,短兵接战将开始。”记者电话或直接见面采访中,广东康美副总经理赵宇,本土巨头唐修文、陈高田都表达了这句话。
  他们一直默认,这几天有电话相约谈订单合作,有联系企业并购,还有外来药企与本土大腕详谈基地农户、面积转让等。
  唐修文对一些药企甚至开出了高价,想签3-5年的长期供货协议的信息,在记者的求证中给予了默认,但自己的工厂产能都吃紧,怎么有订单外签呢?
  目前除广东康美进驻文山使出浑身解数建基地外,赵宇也承认白云山同样要三年内在文山砚山县和红河州弥勒县分别建一个5000亩的基地,目的是解决原料供应。
  上述两家在文山建基地的行动已渐次清晰,但还有频繁而来的丽珠集团、梧州制药等由一把手或二把手率队进驻文山洽谈基地建设的已正浮出水面,崔说,如此看来,文山又一轮由本土大腕特安呐、高田、金不换和外来巨头康美、白云山、云白药、丽珠等之间的原料基地争夺战即将上演。
 
难以预料?
  文山州文山县三七特产局则预计,今年文山州三七产量将减产超过30%,种子产量将减少20%以上。
  一边是原料产地受到干旱供应市场不足,一边是今年全国总量供给短缺3000吨,不难看出,这从三七原料制药界厂家蹲点云南文山,力图从源头来解决自身供应问题得到证实。
  “随行就市的策略决定了,在这一次三七涨价的事件中,康美药业扮演的必然是一个受益者的角色”,上述曾对康美药业调研的分析师如此表示。
  针对市场上的各类传闻,康美药业从未有任何正面的回应。记者在3月22日采访邱锡伟了解到,他并不避讳谈及三七涨价的问题,其表示看,公司三七存货主要用于两个方面,一是公司自用,另一方面是用于药材贸易,也就是在加工、分类后进行出售。
  邱锡伟坦言,三七仅仅是公司药材贸易中的一个种类而已,此前公司也没有预料到三七价格会出现如此大的涨幅。在目前的情况下,公司并未改变经营策略,更不会采取囤货待涨或是乘高价大肆抛售的策略。
  不过在康美看来,考虑到三七仅仅是康美药业贸易业务中的一个品种,而且公司追求的是长期利益最大化,以及药材价格上的话语权,囤货惜售损害下游利益的可能性都不大,对业内传闻称涨价是康美囤货炒作造成,未免勉强。而对于市场各界所最关心的,三七涨价对公司业绩影响的问题,他谨慎表示,目前并不好预测。
  但面对大批订单,种植户们却心里没底:截至3月21日,文山州三七种植受灾面积占总种植面积的94.5%,其中成灾面积已经接近受灾面积的50%,仅三七种植业损失就已超过1亿元。“减产、涨价,这些因素最终将传递给下游医药制造企业”,分析人士指出,倘若持续干旱,大批以三七为原料的药企业绩将受影响。
  3月21日下午5时,冒着近30度的高温,陈高田一瓢水泼下去,心情愈发沉重:因为这一场百年一遇的大旱,在过去的半年多时间里,这位在云南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闻名遐迩的三七老板损失惨重,“600万就这样没了!”谈及当下的三七行情,他直言“价格很疯狂,生产很糟糕,以后不敢再种了”。
  电话采访陈高田时,他说自己正站在基地上一家农户的三七地里浇水。外来巨头想方设法来到源头建基地,肯定与当地本土企业之间产生新一轮博弈已在所难免,这有利于政府规划整合,将产业做强,百姓受益,但对价格是否被再次推高或今后产量过大造成价格下滑,目前难以预料。
  如此说法在记者截稿时,已得到了包括众多供应商、当地政府主管部门和三七研究机构的默许。
------分隔线----------------------------